种粮成本高粮食价格逼近天价..夏粮市场陷罕见怪圈

“今年又是个丰收年!”拨通泗洪县太平镇种粮大户王斌的电话时,他正在田头察看小麦长势。尽管苏北地区的小麦要到下月10日左右才开始收获,但种了4000亩粮食的王斌很有信心地说,旱地的麦子亩产1000斤没问题,水田的小麦亩产也能达700斤左右,都比去年略增。溧阳市社渚镇种粮大户刘银美种了2000亩小麦,她告诉记者,溧阳的小麦收获期比较早,5月25日左右就可以开镰收割了,照目前的长势,小麦丰收肯定没有问题。

  难就难在小麦价格。“虽然现在市场上陈麦的拍卖价每斤1.24元,但基本上可以说是卖不出去。”泗洪县界集粮食储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亚告诉记者,主要是参加拍卖的粮食加工企业很少,陈麦销售很难。在粮食行业干了几十年的赵亚说,按照多年惯例,陈麦的拍卖是否旺盛直接影响新麦的价格,就目前的市场情况看,如果不启动托市收购,今年小麦的市场价格会继续走低,肯定低于国家出台的最低收购价。

  收购企业传递的信息与赵亚的判断相符。“我们已经在准备收购夏粮了。”溧阳市强丽农副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傅云保告诉记者,他们企业收购的粮食主要提供给粮食加工企业和饲料企业,初步打算今年小麦的开秤价为三等合格小麦每斤1.16元,收购规模初定3000吨,比往年少了很多,因为收购量最大时曾经达到过8000吨。“就因为今年以来粮食市场太疲软,生意不好做啊。”他说,挂钩的加工企业都只想适量收购,反正现在不愁买不到粮食,或许以后价格还能下降一点呢。

  然而,国家出台的夏粮最低收购价为三等小麦每斤1.18元。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今年夏粮最低收购价有个特殊情况:以往的10年里,粮食最低收购价每年都有提高,而且幅度还不小,但今年的最低收购价与去年持平。

  “粮食收购价年年都提高,为啥今年就没提高呢?”王斌说,虽然粮食丰收在望,但是种粮成本也在提高。不说土地流转费了,光是人力成本这一块,每年都要提高很多。他对粮价不变感到有些困惑。

  其实,不仅是王斌有困惑,很多种粮大户对今年的最低收购价都感到不解。“农民的疑惑是情有可原的。但结合市场实际,今年能维持去年的最低收购价已经很不容易了。”省粮食局有关专家解释说,到去年为止,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十一连增,但与此同时,粮食批发市场出现全国性的成交量和成交率都不高的现象,主要原因是粮食供给充分,粮源有保障。且由于生猪价格长期走低,养殖量减少,禽类养殖规模也因禽流感等因素影响而缩小,饲料用粮也随之减少,多重原因导致各类用粮企业对粮食的需求不足。此外,客观而言,今年粮食收购价与去年持平,也给市场传导了一个重要信息——粮价不会有什么波动。这导致加工企业不急于备货,收购意愿较低,进而引起市场交易低迷。

  “实际上,今年的粮食市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两板夹击’的怪圈。”江苏粮油商品交易市场负责人马德兆说,其中一“板”是粮食生产成本的“地板”。近年来,农资价格保持平稳,但劳动力成本在提高,正像农民所说,种粮成本已经降无可降,触到了“地板”。另一“板”是粮食价格已经触到“天花板”:目前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的小麦,到岸完税后的价格每吨比国内市场的便宜700元左右,如果继续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势必进一步加剧国内外粮价倒挂,从长远来看,这对国内粮食生产是不利的。

  粮食市场交易疲软的消息加剧了农民对粮价走向的担心。溧阳市社渚镇另一位种粮大户汤芳伢对记者说,夏粮收获之后,小麦的供应量更多了,而通常这个季节的小麦加工量都会减少。尽管国家出台了最低收购价,但如果不启动托市收购,市场上的粮价依然会走低。因此,他希望能够启动托市收购,而且时间越早越好,这样粮食价格就会稳下来。

5月18日,江苏成功发行了首批人民币522亿元的地方债,中国地方债置换计划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这是在新《预算法》框架下进行的第一次债务置换。

  江苏债招标结果显示,3年、5年、7年、10年期中标利率分别为2.94%、3.12%、3.41%、3.41%,与前5日国债利差均值均只有2个基点,全场投标倍数分别为1.72倍、1.68倍、1.82倍和1.93倍。

  此次江苏债利率采用市场化招标方式。根据此前中国债券信息网公布的消息,此次江苏地方债置换一般债券308亿元,新增一般债券214亿元。

  据悉,本次江苏在四期投标指导区间分别为2.92%-3.36%、3.10%-3.56%、3.39%-3.89%和3.39%-3.90%。其最终发行利率低于市场预期,且几乎都贴着发行区间底价进行,发行利率恰好全部都比发行底线高出2个基点,这引发市场热议。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地方债中标利率向来低于市场水平,一般类比同期限国债,江苏债四期债中标利率均在投标区间下限的基础上加2BP,行政味道较重。

  有分析人士称,地方政府债务的高融资成本本身就是非市场化的行为,此次通过行政手段进行纠正恰恰符合市场化的要求。

  海通证券分析称,江苏债发行结果较好主因:一是争取财政存款和维持与政府关系;二是定向发行政策出台缓解公开发行部分配置压力;三是降息后贷款配置价值下降,地方债吸引力提升;四是央行此前宽松致银行低成本资金大增;五是回购利率低位,地方债加杠杆吸引力提升。

  此前,江苏省原计划在上个月发行人民币648亿元的债券,但推迟了发行事宜,未解释原因。

  有消息称,今年5月上旬,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三部委特急下发了一份文件。

  据报道,这份5月8日下发的名为《关于2015年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债券有关事宜的通知》(下称102号文)的文件要求,各地有关部门和相关机构要高度重视采用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债工作,采用定向承销方式发行地方债由地方财政部门与特定债权人按市场化原则协商开展,第一批债务置换完成的期限为2015年8月31日。

  5月12日,经济参考报报道称,地方债纳入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和试点地区地方国库现金管理的抵(质)押品范围,纳入中国央行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的抵(质)押品范围,纳入商业银行质押贷款的抵(质)押品范围,并按规定在交易场所开展回购交易。

  在央行“兜底”后,江苏522亿元地方债终于启航。5月12日,中国债券信息网刊登公告:江苏省将在5月18日发行第一批总计522亿元人民币的记账式固定利率附息债券,2015年地方政府债券供给大幕由此正式拉开。
  当记者转述老汤的愿望后,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说,现在粮食管理部门正在密切关注粮价走向,客观而言,我省粮食仓容存在缺口,但是,如果小麦的市场价格出现走低现象,将及时启动托市收购。目前各地粮食系统已经开始盘点粮食仓容,并正在想方设法拍卖陈粮、腾出仓容。“目前来看,今年夏粮启动托市收购的概率还是很大的。”